2017年5月23日,中國棋手、世界排名第一的柯潔與機器人AlphaGo“人機終極對決”在烏鎮打響。經過4.5小時鏖戰,最終,第一局柯潔落敗。第二局和第三局將分別在5月25日和27日舉行。

 

與去年春天戰勝韓國棋手李世石的AlphaGo相比,柯潔現在所面對的人工智慧2.0版顯然更為強大。賽後,他表示自己已經傾盡全力,怎奈對手又瘋狂長棋。

 

這場大戰,勝負已不重要,人類的未來才是關鍵。你覺得人工智慧最終會不會顛覆人類?

文/蘇小飛
 

1棋士柯潔

 

說起柯潔,不得不從柯潔的微博開始。

 

柯潔微博自稱棋士柯潔,希望自己像中世紀的騎士一樣英勇無畏、崇尚榮譽、憐憫弱者、誠實守信、謙卑禮貌。

 

可曾經有一段時間,柯潔將微博改成“柯潔大棋渣”,頭像換成了“海綿寶寶”,原因是他下了一盤令自己崩潰的臭棋,之後憤而改名明志。

 

這便是柯潔的可愛之處。當然柯潔的外號非常多,例如特務、江流兒、大魔王、柯鎮惡等。

 

去年年底,韓國圍棋九段李世石與Alpha Go 的人機大戰備受關注,但很多人對圍棋內容並沒有很關心,反倒是一個氣質很像段子手的柯潔火遍了微博和朋友圈。

 

柯潔曾經放話“Alpha Go 能贏李世石,但它贏不了我”,97年的柯潔同學讓大家感受到了什麼是年少時代的輕狂。

 

當然柯潔並不是說大話,他的確有這樣說的資本。97年出生的柯潔,5歲學棋,11歲入段,19歲就拿下三次世界冠軍,更是前無古人,現在力壓Alpha Go 排名世界第一。

 

更值得稱道的是柯潔曾單盤8:2碾壓李世石,這和Alpha Go戰勝李世石的4:1也很相似。可以說柯潔現在的水準高出其他棋手一截,至於這一截多高每個人觀點不同。

 

有人曾經批評柯潔,戰績雖好,但相當狂妄,沒有大師風範。在夢百合杯決賽前,柯潔曾經說:李世石之前說他有五成希望取勝,我想如果一共是一百成的話,他有五成。另外我想說,傳奇是時候落幕了。

 

但在批評他的時候,不要忘記他只是一個不到20歲的孩子,在網路資訊化的今天,柯潔不再像石佛李昌鎬那樣沉穩,也不像大象古力那樣內斂,他敢於張揚自己的個性,敢於釋放自己。

 

這個男孩,他率真,自信,霸氣側漏,不會講場面話,常有破天荒的舉動,打破常規,經常在微博上搞怪,成為媒體和棋迷最喜歡的棋手,當然這一切全都建立在他在圍棋上非凡天賦和輝煌的戰績。

 

有人說具有天賦的棋手本質上都很相似,何潔有著與老棋聖聶衛平相似的“大嘴”,不過聶衛平是那種唯我獨尊的“傲”,而柯潔卻有著江南文人的“狂”。

 

中國圍棋國家隊領隊華學明就說過:“柯潔不是說話不過腦子,只是不願意打定式,不願趨同,很有自己的個性,從本質來說,柯潔與李世石有相同的地方。”

 

李世石巔峰時期也曾經不可一世,對中國棋手不屑一顧,直到柯潔的橫空出世。

 

在得知要對陣Alpha Go時,柯潔表示人工智慧快速發展的今天,它為棋手帶來了長遠的影響,而自己也不會輕易妥協。

 

“我站在歷史變革的節點上,我很幸運。作為一個棋手來講,我能做的就是下好我的棋。我有必勝的心態和必死的信念,我一定要擊敗Alpha Go。”

 

當年初他與Master(Alpha Go在網上的名字)在網路上對局後表示:“300多年前,人類發明了人類物理極限的機器,現在的Alpha Go也超過我們最強棋手的想像,帶給我們很多震撼。跟Alpha Go交手,就感覺它來自未來。”

 

柯潔表現出了以前從沒有的謙虛謹慎,他前不久在微博上說:“人類千年的實戰演練進化,人工智慧卻告訴我們,人類全都是錯的,我將盡我所有智慧終極一戰。”

 

從此,柯潔再也不是那個年少輕狂的柯潔,此刻的他將代表人類與機器進行殊死一戰。

 

 

2DeepMind公司與Alpha Go
 

去年一部美劇《西部世界》,伴隨著李世石大戰Alpha Go,刮起了關於人工智慧的熱潮,導演喬納森·諾蘭(克裡斯·諾蘭的弟弟)在劇中塑造了一個人工智慧的神奇世界。

 

劇中有句臺詞讓人記憶深刻:“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魔術,除了魔術師之外。”而作為Alpha Go之父的傑米斯·哈薩比斯,便是現代人工智慧的魔術師之一。

 

傑米斯·哈薩比斯,4歲開始下象棋,他學棋的年齡甚至比柯潔還要早,然而也許是天賦不夠,或者他更加習慣思考其它專業的問題,他並沒有成為像柯潔一樣的棋手。

 

那時候電腦深藍打敗了國際象棋大師卡斯帕羅夫。8歲時哈薩比斯開始思考兩個至今令他困擾的問題:

 

第一,人腦是如何學會完成複雜任務的?

 

第二,電腦能否做到這一點?

 

17歲時,哈薩比斯就負責了經典類比遊戲《主題公園》的開發,並在1994年發佈。

 

他隨後讀完了劍橋大學電腦科學學位,2005年進入倫敦大學學院,攻讀神經科學博士學位,希望瞭解真正的大腦究竟是如何工作的,以此促進人工智慧的發展。

 

2014年他創辦公司DeepMind,公司產品阿爾法狗在2016年大戰圍棋冠軍李世石事件上一舉成名。

 

在深藍打敗卡斯帕羅夫之後幾十年了,人類創造的所有遊戲幾乎被人工智慧攻克,唯獨圍棋一直無法破解(麻將和橋牌,有配合的除外),在Alpha Go出現之前,所有下圍棋的人工智慧在職業選手眼裡都像業餘選手一樣。

 

因為之前的人工智慧都是基於計算能力,也就是電腦每下一步棋都把所有的結局算出來,然後比較那種勝算比較大,但這一招在圍棋上無法實現。

 

因為圍棋縱橫各19條線組成,19×19形成了361個交點,也就是有10的170次方的可能性(我也不知道專家怎麼算的,不該是2的361次方),這樣的數量級已經超過了世界上原子的數量10,電腦也無法計算,甚至可能直接導致死機。

 

而Alpha Go之所以能夠打敗人類棋手,因為他擁有強大的演算法外,還有驚人的學習能力。

 

學習可以分為兩類:一種就是直接從輸入和經驗中學習,沒有既定的程式或者規則可循,系統需要從原始資料自己進行學習;第二種學習系統就是通用學習系統,指的是一種演算法可以用於不同的任務和領域,甚至是一些從未見過的全新領域。

 

Alpha Go幾乎做到了第二種學習能力,它不只是像以往機器人一樣只是把世界上所有的人類棋譜記下來,更可怕的是他可以自己跟自己下棋,在柯潔睡覺、吃飯、刷微博的時候,阿爾法狗已經和自己下了上萬盤棋,並且在這些棋局裡總結經驗,為自己所用。

 

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說過:“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。”是的,世間萬物無時無刻不在變化,Alpha Go已經不是那個李世石對陣的那條狗了,人類不可能同時對陣同一個Alpha Go。

 

如果說柯潔和原來的Alpha Go有五成的勝率的話,那麼現在只能說一百成裡柯潔有五成。

 

人工智慧的變化已經完全超出了我們的想像,更讓人們擔憂的是傑米斯·哈薩比斯所說的話:“我們發明Alpha Go,不是為了下圍棋的,而是要改變世界。”

 

3未來的擔憂

 

去年有一個不起眼的新聞,並沒有引起大家的過多關注。蘋果、微軟、穀歌幾家大公司在矽谷成立了一個特殊的基金,用來研究如何防止人工智慧超出人類的控制。

 

用電影《終結者》裡的故事來描述,這就是為未來反抗軍準備的資金,用來對抗天網。

 

近幾年,人工智慧和大資料可謂是風起雲湧,基於大資料的人工智慧已經開始出現在我們的身邊。

 

頭條上的審核系統自動剔除不合格的文章,滴滴出行通過智慧平臺指派出行訂單,外賣軟體通過平臺指派送餐訂單,五年後完全自動駕駛的汽車也會出現在我們的身邊,這是被科技界和汽車界公認的。

 

當然這都是最簡單的人工智慧,但已經開始讓很多人失業,當然未來第一批失業的將是汽車司機,隨後客服、金融分析師、記者編輯、外科醫生等職業都將會受到人工智慧的衝擊,甚至紅燈區從業者也將面臨被機器人代替,只是現階段沒有規模化應用而已。

 

但人工智慧早晚有一天會取代世界上所有的職業,剩下的估計只有一些有格調的作家(目前看來,這也是理想主義)。

 

當然工作被機器取代並不可怕,就像高曉松在最近一期《曉說》裡所說,人類可以出售自己的時間,但當如果有一天人類消滅了死亡,時間估計就變得沒有價值了,因為人人都有一大把的時間。

 

我們所擔心的並不是工作被取代,我們所擔心的是地位被取代,《西部世界》第一季的最後一集,由於“覺醒”意識的激發,人工智慧拿起了武器,殺死了她的設計者,西部世界的創造者,羅伯特·福特。

 

當然現實世界裡,人工智慧還沒有到達這樣的程度,但現實的擔憂我們應該重視。

 

尤瓦爾· 赫拉利在《未來簡史》裡提出了一個驚奇觀點,宇宙的一切都是一個演算法組成。

 

生物組織也是演算法,個體人只是許多不同演算法的集成,認為人類作為一個物種是獨特的。而"認為人類總是有能力不被無意識的演算法超越"這種想法可能是一廂情願。智人就是一種相當平庸的演算法,它註定會過時,或者升級。

 

那麼按赫拉利的說法,人類終將被更高級的演算法所取代,就像西部世界來的設計師發現自己就是一個機器人,那該是多麼的絕望。

 

回到何潔和阿爾法狗的對戰上來,阿爾法狗和人類的區別還在於它還沒有自我的意識,還沒有情感,它被輸入的演算法只有取勝。柯潔可能被外界環境,被自己情感所困擾(圍甲聯賽第一場就輸掉了)。而阿爾法狗不會,它理性的驚人,當然我們希望它一直理性下去。

 

如果哪天它突然感性的意識到,自己已經對人類未來造成影響,為了不引起人類的反感,而故意輸給柯潔,那阿爾法狗取代人類的那一天就不早了。

 

-END-

 

*作者:蘇小飛,廣播電視工程師,青年作者,公眾號:十一號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