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網上有一個討論,就是在朋友圈裡曬書到底嗎?表面上看似乎又是一個公說公有理、婆說婆有理的爭論,實際上,這是朋友圈的鄙視鏈再一次發揮作用了,只是這次的主角是“書”。

 

在書之前,輿論也曾討論過曬包、曬自拍、曬美食等到底low不low,那時曬書還是屬於相對“高端”的行為。


 

可任何行為,一旦成為大眾化行為,隨之的命運就是跌落神壇了,曬書就是如此。

 

鄙視鏈一詞,衍生自食物鏈一詞。食物鏈就是“大魚吃小魚,小魚吃蝦米”。而鄙視鏈,則是大魚看不起小魚,小魚看不起蝦米。為何看不起,因為我自認為我比你高端啊。


 

雖然鄙視鏈一詞是幾年前媒體發明的,但鄙視鏈現象一直存在,無論是社會學還是心理學都可以找到一大堆相關理論。

 

朋友圈裡之所以也有鄙視鏈,一方面是人們本性的攀比、嫉妒;


 

一方面是長期以來我們社會關係就潛藏著一個等級秩序,朋友圈則是這一社會關係的濃縮。


 

最後則與朋友圈的特性有關。朋友圈就像歐文·戈夫曼在《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現》中所說的“劇場”,每個人都在表演,每個人也都知道彼此在表演。


 

這時就像大熱美劇《宿敵》裡表現的,難免想要在演技上碾壓對方,不希望露出華麗的袍下面的蝨子。

 

那麼發展至今,朋友圈的鄙視鏈究竟呈現出怎樣的局面?誰位於鄙視鏈的底端,誰又位於鄙視鏈的最頂端?


 

我們不妨把朋友圈的鄙視鏈分為7級,做一個普遍性的說明。

 

 

 
 
 
第7級 轉發謠言、雞湯、震驚

 


 

 
 
 

 

“什麼食物和什麼食物吃了相克,小心中毒”;

“馬雲成為首富因為他看過淩晨三點的杭州”;

“好大啊,快看,速刪!”……

 

我們不難在朋友圈裡看到有人在轉發類似的文章。最近的爆款文是某某人關於馬克龍的分析,沒有任何資訊源頭的鬼話連篇,卻收穫了10萬+,並被瘋狂轉發。


 

點開這些文章,除了內容和邏輯秀下限外,內文的裝飾往往也非常“土”,圖片不居中,內文大紅大紫,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沒什麼審美。

 

我們的七大姑八大姨轉發類似文章還有些情有可原,可有些年輕人不讀書,看到類似馬克龍的謠言腦子就高潮,還非得轉發到朋友圈裡要別人一起high。


 

這分明是告訴眾人:我如此無知,快來鄙視我。很好,我們就滿足他。

 

 

 
 
 
第6級 微商代購

 


 

 
 
 

 

把朋友圈當做經營場所,也不是不可以,現在經濟不景氣賺錢不容易,大家還是能夠理解的。不過,你是否見過這樣的微商和代購?


 

一天到晚連軸轉,每隔兩三個小時就開始發各種購物連結;


 

販賣各種面膜、保健品,一看那推介語你就知道這十有八九是假貨和虛假宣傳。

朋友圈就是個劇場,人家刷朋友圈就是想看戲。結果,一不留神就刷出廣告,這不跟以前的廣告中插播電視劇一樣惹人煩嗎?

 

何況,你這廣告一點逼格沒有,跟四線衛視裡賣壯陽藥一個德性,沒有讓你在鄙視鏈裡墊底,也算是寬容的了。

 

 

 
 
 
第5級 曬包曬吃等低級炫富

 

 

 
 
 

有一種曬包,叫郭美美式曬包。就是我買了個包,然後昭告天下,我買了個包啦。

 

意圖很明顯,既想炫富,更想在心理上和氣勢上壓過對方:

 

怎麼樣,羡慕吧!

有一種曬吃,叫穿山甲公子式曬吃;

我吃了個飯,後面要雲淡風輕補上,跟某某領導吃的;

或者沒想到XX名貴酒這麼難喝啊。

 

這其實也是想旁敲側擊告訴你:我可不是普通人。

 

人們對這種低級式的炫富,態度上有一個轉變。一開始是羡慕居多,隨後效仿的人就多了起來。

 

就像朋友圈裡老是有人發照片,但圖文嚴重不匹配,文字裡說“今天好累啊”,配圖卻是手握方向盤,方向盤上有著醒目的凱迪拉克標誌;

 

文字裡說“今天去做了指甲,顏色好看嗎”,配圖的確是美甲了,但有一個嶄新的不知道幾克拉的鑽戒……

 

人們天天在朋友圈裡受這樣的刺激,很快就發現其中的套路,還形成了免疫效果。非但沒有被炫富者氣勢上壓倒,反倒心理上佔據主動地位——郭美美的下場在等著你哩。

 

 

 
 
 
第4級 自拍和美顏

 

 

 
 
 

雖然有個智能手機就能自拍,但起初絕大多數人都不會在社交媒體上曬自拍的,因為大多數人要麼是長相普通的普通人,要麼就是長得很醜的普通人。

 

可是美顏軟體簡直是這些人的福音,因為它功能強大到,可以將醜女貝蒂變成詹森·斯嘉麗。

 

皮膚粗糙的,一鍵就能讓皮膚平滑;黯淡的,一鍵提亮;肥胖的,一鍵瘦身……

 

尤其是美顏軟體不斷在推陳出新,甚至能夠在人的圖像裡P上兔子耳朵、兔子鼻子,一下子就把長得最寒磣的部位遮住了。

 

自拍本應是真實的,可在朋友圈裡,我們看到的都是經過處理過的真實——接近於虛假。人們總是幻想自己是完美的,美顏相機是最不費力、也最虛無的一種實現途徑,於是很多人樂此不疲。

 

美國密西根州一所大學評出2013年最應該被棄用的“煩人詞彙”,“自拍”得分最高。參與詞彙評選的大衛·克裡格描述“自拍”時說:

 

把智能手機拿開吧,沒人會看你

 

不用P得太用力,沒人會看你,看到了也會翻白眼的。

 

 

 
 
 
第3級 曬書

 

 

 
 
 

輿論裡討論的曬書,大概就位於這個層次。作為一個每週保持至少20萬字閱讀量的人,筆者興許還是有一定資格談論這個話題的。

 

就像筆者,幾乎不曬書。很簡單,對於真正大量閱讀的人來說,能夠觸動他在朋友圈發表下抒情和議論的書籍,很少很少。

 

只有不怎麼讀書的人,才會讀一篇《讀者》文章都會有洗心革面覺悟;看了一部三流小說,就把它奉為經典之作。

 

其二,讀書,重點是把書讀進去,在讀完書之後不是花費時間和精力把讀書筆記做好,而是忙不迭在朋友圈裡曬書發感慨。這樣的讀書就像是酒肉穿腸過,很快就被你忘得一乾二淨,讀了跟沒讀沒什麼兩樣。

 

最後,是因為曬書這個舉動,已經在朋友圈被一群演技拙劣的表演者給汙名化了。網上有許多類似于如何在朋友圈裡優雅地曬書的攻略,比如書要和咖啡搭配,比如要注意構圖,要注意光影。

 

其結果是,朋友圈裡流行的曬書,都有著一股濃濃的日式性冷淡風,看到這樣的圖片,我們基本可以猜到圖片以外的情形,拍完照片把書一扔,好像你永遠不會再翻閱它了。

 

 

 
 
 
第2級 秀恩愛、曬娃等日常

 

 

 
 
 

朋友圈有一類秀恩愛和曬娃是很討人厭的。

 

比如“老公真是疼我,我最最最愛我家老公呢,麼麼噠,愛你一萬年哦”,這種肉麻到極致的撒嬌,請麻煩在私底下說;

 

而討厭人的曬娃是,像微商一樣一天到晚為小孩打廣告、拉票,小孩是父母心中的小皇帝,但並不是所有人的皇帝。

 

但絕大多數時候,秀恩愛和曬娃,並不惹人反感。

 

在戲精橫行的朋友圈,它有一種熱氣騰騰的生活氣息,有一種難得的真實感。

 

記錄夫妻相處或孩子成長中某些微小的細節,是發自內心的幸福。人一幸福,難免就想在世界中心呼喚愛,朋友圈的分享是幸福的小小的外溢,並不是當事人故意想曬或秀,他是真的幸福。

 

與秀恩愛、曬娃並列的,就是在朋友圈裡發發感慨,吐吐槽的。劇場裡每個人都在表演,他們旁若無人地大聲說話,一不小心就揭穿了皇帝的新裝。

 

當然,有些話嘮總是把朋友圈當樹洞,一天到晚發個十條八條的,起床一條,晚安一條,每天大事小事都要一一彙報。

 

這的確很真實,但並非真實就是美的,沒有那麼多在意你的事無巨細人生,謝謝。

 

 

 
 
 
第1級 看戲

 

 

 
 
 

處於朋友圈鄙視鏈頂端的,自然是看戲了。

 

這類人要麼不發朋友圈,要麼發朋友圈但從不發私人生活、不發私人感慨,他們把朋友圈當做一個不及物的東西,一個工作場合,一個毫無感情的場所;要麼是超脫的高人,要麼是冷漠的看客,要麼是自以為高明實際上的孤獨患者。

 

只有他們才會閑得無聊地觀察別人的朋友圈,然後要分個等級,造出一個清晰的鄙視鏈鏈條。

 

因為忙著自拍的,估計沒時間嘲笑代購的,忙著曬娃的,也不覺得別人轉發謠言有什麼大不了的。

 

這或許是看戲者的悲哀,但何嘗不是表演者的悲哀,每個人入戲太深,以至於毫無察覺。

 

總而言之,你可以不認同朋友圈的鄙視鏈,你也可以在表演中甘之如飴,但有一點別忘了:

 

朋友圈以外還有一個真正廣袤、真正屬於你的、充滿未知挑戰和風險、需要你高度專注和持續努力的現實生活圈。

 

朋友圈再精彩,現實生活圈再糟糕,都是悲哀的;

 

現實生活圈精彩,朋友圈再讓人鄙視,你也是人生贏家。

 

就比如你生活得很幸福,完全可以嘲諷本文作者:寫這麼長文章羅裡吧嗦的,你有北京戶口嘛你?

 

這樣的鄙視,一言就可以噎死作者。

 

* 作者介紹:曾于裡,本文來源於南周知道(ID:nz_zhidao)

 

— THE END 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