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上只有兩種孩子:一種喜歡運動,一種還不知道自己喜歡運動。

01

蘇女士的奶奶是日本遺孤,

因此她全家1999年就搬到了日本東京。

剛到日本的時候,她和弟弟要報讀學校。

校長問:你們是不是中國來的?

蘇女士很驚訝。

我們還沒提交材料呢,校長怎麼知道是中國來的?

後來校長告訴她,

他是從他們胳膊的粗細看出來的。

因為她和弟弟的胳膊細白嫩幼,像豆芽一樣,

一看就知道很少體育鍛煉,

而日本的學生,由於鍛煉很多,胳膊都結實有力。

這些話讓蘇女士恍然一驚。

後來她在日本坐地鐵時留心觀察了一下日本的孩子,

無論高矮肥瘦,看上去都很壯實。

這讓蘇女士很慚愧,但更值得中國人慚愧的是:

十幾年來,中國孩子的體質沒有變得更好,反而更差了。

 

近年來,中國學生軍訓可以猝死、長跑可以猝死、體測可以猝死、打籃球也可以猝死,

不是過重就是過瘦,近視率接近90%,

2016年,僅有17%的小學生經常運動。

 

梁啟超說:少年強則中國強

強首先表現在身體素質。

中國在奧運會上拿的金牌一屆比一屆多,

但在中國孩子弱不禁風的身體之前,

我們贏盡奧運金牌也枉然!

 

02

最近清華大學一條規定,在朋友圈炸了:

從2017年本科新生開始,游泳將與畢業綁定。

 

也就是說,如果到畢業學生都還學不會游泳,

學校將不給他畢業證!

清華這麼做,

是因為游泳是必要的求生手段,

但其實同時也是極好的運動。

 

08年,清華就開始恢復長跑作為學生必修課程,

達不到要求一樣不准畢業。

 

不知道是可笑還是可悲,

和當年長跑規定一樣,

很多網友覺得這項新規“不可理喻”,

甚至對之大加嘲諷,

高中學霸界更是哀鴻遍野。

 

他們給出了“合情合理”的理由:

游泳這東西,男生或者家在海邊的學生有優勢,

女生從小到大沒遊過,恐怕很吃力;

清華又是長跑又是游泳,

“體育特困生”要是上了這學校得吃不少苦頭;

……

 

要是從小到大都沒遊過泳,那就去學好了;

要是覺得上了大學就是享福,那就別上大學好了。

 

趙本山曾經說過一句“名言”:

 

只有一個方法能使中國足球10年之內趕上世界一流:

高考加一門足球。

 

運動真的被當做一門要考試、直接跟畢業掛鉤的學科的話,

我們沒有理由相信中國學生會不愛運動。

 

哪怕最終沒讓孩子們愛上運動,

至少可以為他們鍛造一副稍顯健康的軀體,

而不只是乾癟乏味的靈魂。

 

03

 

有人整理過中國小孩和美國小孩的成長差異:

 

1-4歲:基本相同;

 

5-8歲:美國父親會帶著孩子去打棒球,

中國孩子開始沉溺于各種培訓班。

 

9-12歲:美國的孩子早已把運動當做日常,

打球、跑步甚至健身都是最愛的放學活動;

而中國孩子很多已經戴上了眼鏡,

過重的學業負擔壓榨他們的課餘時間,

對於成績的狂熱使他們不思運動;

 

13-18歲:美國孩子的肌肉開始成型,

體魄明顯強於中國的同齡人。

中國孩子此時在為中考、高考努力,

運動甚至在初三、高三全面“撤退”,

為備考讓路。

 

19-23歲:美國孩子一部分進入大學,

一部分在社會工作,

但都有更多的空餘時間健身鍛煉,

開始享受人生最美好的年華;

而中國孩子終於擺脫了長年的考試壓力,

宅在宿舍、家裡,放浪形骸,“自由自在”。

 

對於體育課,很多人的童年回憶就是:

上課之前,數學老師進來說一句話:

“體育老師有事,這節課改上數學。”

 

世上有兩種孩子:一種喜歡運動,

一種還不知道自己喜歡運動。

 

但在孩子沒來得及發展處自己喜歡玩的運動之前,

學校、家庭教育已經扼殺了孩子的這種潛能。

 

我們的教育,是不是該反思哪裡出了問題?

 

04

 

不管是學校,還是家長,還是孩子自己,

腦海中都有個根深蒂固的“信念”:

運動與學習衝突。

 

要學習,以第一為目的;

要運動,可以,

但同樣以金牌為目的。

 

如此一來,運動就不再是運動,

它成了另一種形式的考試。

我們的思想,從來都是非此即彼,絕不調和,

而不是相容並濟,和諧發展。

 

因此,我們要不就是培養考試機器,

要不就是培養比賽機器:

許多運動員即使拿了金牌銀牌,

退役之後由於沒有適應社會的技能,

一樣生活得悲催。

 

在雅典奧運會後,

有人總結了一份國外金牌選手的簡歷:

 

賽艇女子單人雙槳冠軍,

是一名時裝設計師,畢業于德國時裝學校;

 

射擊女子飛碟多向冠軍,

職業是“農業保護官”,大學學的是農業科學;

 

柔道女子冠軍,

大學學的是法國文學,職業是員警;

場地自行車冠軍,職業是法律書記員,23歲才開始訓練;

……

 

實在令我們汗顏。

真正的體育精神,是通過運動,加深對生活的理解和熱愛。

 

因此國外運動員很多都是業餘選手,

而中國的運動員很多都拼盡全力,甚至賴以為生,

既禁錮了精神,也傷害了身體。

 

運動既不應該是生活的負累,

更加不應該成為唯一的生活;

相反,運動是我們感受生活的其中一種方式,

雖然有可能是最重要的一種。

 

05

 

我們以為督促孩子認真學習,

孩子就能擁有完美的人生。

 

雖然身材不太好看,但最起碼腦袋富有,

自律自信,事實是這樣的嗎?

 

只知道做題,會變得頭腦僵硬,不知變通;

只認得分數,會變成嫉妒成性;

只知道五年高考三年模擬,會變得精神空虛。

 

我們不缺有知識的學者,教授,

我們缺的是人格健全,靈魂豐滿的人,

他們即使處在人生谷底,依然不改其樂,

甚至能自娛自樂。

 

有句話說你的臉是你靈魂的模樣,

其實也可以說:你的身體就是你靈魂的模樣,

身體和靈魂,是生命的兩面,

尊重自己的身體,就是尊重自己的靈魂。

 

一個連自己身體都管不好,甚至還要糟蹋的人,

怎麼可以相信他的靈魂之美?

蔡元培說完美人格首在體育,

運動不是別的,只是靈魂的操練。

 

柏拉圖說:神給人進化的兩種管道——教育和運動,

教育,是人走出愚昧無知的管道,

而運動,是人走向平庸走向強大、突破自我的管道。

 

06

 

《奇葩大會》曾經來過一位老師,

講有位學生覺得自己活不下去,

他就帶學生去喝酒,喝完酒就去工體看球。

他對學生說:“跟著罵。”

 

學生訴苦:“我不行。”

 

“有什麼不行的,老師給你起個頭。”

 

結果他們就罵了一個整場,

出來後,學生對他說:

“我從來沒有感覺到自己這麼痛快過。”

 

後來這個學生辦了一張北京國安的聯賽季票,

逐漸擺脫了生活的不快。

 

這位老師總結:“體育場是治抑鬱的。”

 

當你覺得生活欺騙了你,

運動就是生活對你最大的補償。

 

無論你親身沉浸在運動中,還是僅僅作為旁觀者,

在身體碰撞、忘情吼叫時,

大腦產生多巴胺、血清素、正腎上腺素,

這些神經遞質的作用就是讓人心情愉快、精神亢奮。

 

經過運動洗禮的人,才更能重拾對生活的信念,

更有可能三觀正當、心理健全。

07

 

阿甘智力不如常人,

但他有種特殊的運動天賦——跑步。

 

他為了躲避別人的追趕,

跑進了大學校園,誤闖橄欖球比賽,

教練見他跑起來無人能及,正好把他收編進隊裡。

 

結果,阿甘因此進了大學,成了學校裡的橄欖球巨星。

 

不是說單憑運動才能就能進大學,

但美國大學確實經常優待體育特長生,

不論你的出身、收入、甚至智力狀況如何,

運動傑出的人更容易在校園裡成為閃閃發光的明星。

 

熱愛運動者之所以與眾不同,

首先在於勇往直前的意志,

像阿甘一樣,只要一聽到“跑”,

即使前面是刀山火海、豺狼猛虎,

能避開就避,不能避就闖過去!

 

其次是遵守規則的意識,

每種比賽都有規則,每種規則都是鐐銬,

比賽就是帶著鐐銬跳舞,

誰越能適應鐐銬,他越能舞出精彩。

 

最後,運動能夠幫助人深入靈魂,發現自己,

你永遠不知道自己的潛力在哪裡,

那就讓身體告訴你。

 

運動的時候,

聆聽來自身體的聲音,

確定自己應該走向何方,

釋放更多潛力。

 

當你感到人生迷茫、生活無措的時候,

如果還沒得病,就去田徑場跑兩圈吧,

沒有什麼事情,是跑兩圈不能解決的。

如果有,那就再跑兩圈。


 

-End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