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臺灣女大學生高小琪,到貴州旅遊時,因為車禍受傷昏迷,而被撿起的當地人,賣給大山裡的傻子當媳婦兒。高小琪在道德教育與性命間來回掙扎,卻只能妥協在石家的威逼與脅迫之下,與此同時,她也認識了同樣被人口販子賣來的周媽,在生下孩子後漸漸失去了自我,而心甘情願成為買方的禁臠。 小琪在賣給山裡的草藥世家後,因為「宮寒」的毛病被認為不孕,繼而從中發現了中醫藥的神奇...

 

咪咕之星投稿活動徵選出來,熱門原創小說《一起看星星》正在大陸咪咕閱讀平台洽談出版中,喜愛閱讀青春愛情小說的讀者,可以在本站搶鮮試讀喔~。


內容試讀

第一章

話說貴州生產的茅臺酒聞名全世界,還被大陸的許多民眾尊稱為「國酒」,而這個源自南越獻給漢武帝的「貢酒」,在歷經兩千多年的淬鍊之後,已成為許多公司行號、親戚往來,競相贈送的高級禮品。

在臺灣專門經營進口酒類的高氏企業董事長高振寰,帶著女兒高小琪,特別從臺北飛到貴州,就是應邀參加茅臺酒廠舉辦的「兩岸和平紀念酒招待會」。雖然,招待會上的高官及眾商雲集,穿著得體的帥哥美女,更是看得令人目不暇給,但對這種商業模式不太感興趣的高小琪而言,簡直度日如年。

「好煩啊!陸大哥,這酒會到底要什麼時候才會結束?」高小琪不斷跟一個戴著黑框眼鏡,長相斯文的年輕男人嘟嚷著,她實在受不了這種滿口生意經的場合。

「就知道妳會不耐煩。」回答的男人名叫陸雄,輕笑的他搖搖頭,拿了杯味道較為香甜的雞尾酒遞給小琪,「董事長早有交代,等十點過後,我再送妳回飯店。」

陸雄是高氏企業在大陸分公司的員工,打從高校畢業後,就一直在高氏企業工作,至今都有十年了。因為他擅長交際,性格穩重又可靠,所以深得高振寰的信任,現在已是高振寰身邊的特別助理。

所以,當高小琪聽陸雄這麼一說後,露齒一笑的她就開心了。幸好,今晚還有陸雄可以陪她打發時間,否則,被那些官商圍熱情簇擁的高振寰,哪還有時間管她這個女兒呢?

好不容易熬過百般無趣的一晚,回到飯店的高小琪,堅持不再參加這種浪費青春的聚會,於是在她的軟磨硬泡下,高振寰終於同意放女兒外出透透風。

 

貴州的高原和山地多,即使在最熱的七月天,平均高溫也不會超過攝氏三十度,和悶熱又潮溼的臺北比起來,涼風送爽的天氣更合適出遊。貴州因為地處雲貴高原,自然形成的山川河流、溶洞和瀑布也非常多,而最有名的當屬號稱全亞洲第一大瀑布——黃果樹瀑布。

黃果樹瀑布位於貴州的安順市,距離茅臺酒廠的仁懷市並不遠,雖然,高小琪很想冒險當一次自由行的背包客,無奈高振寰考慮到女兒人生地不熟的,光通車就要花費不少時間,堅持找了個當地的開車師傅載她去。

陸雄本來也想陪著高小琪,因為他從小在內地長大,較為了解內地人的風俗和習慣,甚至還可帶著高小琪,去看看不同於觀光客的文化風景。可惜,高振寰跟他還有重要的會議要出席,只好放棄。

「記得不要隨便與陌生人搭話,就算走錯了路也要找商家確認,如果有人問妳打哪兒來的,就說是福建,懂不?」觀光區即便人多,但有心人還是會找單身女孩兒下手,因此陸雄再三交代。

「知道啦!我又不是三歲小孩。況且,我只是在瀑布周圍隨意走走、享受一下大自然的芬多精,不會跑很遠的。」難得自個兒出遊的高小琪,不喜歡給人當小孩子看待,即便,她清楚這是陸雄的好意提醒。

「到了記得給我發訊息,就算開會我也會回的。」陸雄知道高小琪怕晒,還特地買了頂遮陽帽給她。

「好。」再次檢查背包裡的隨身物品,戴著帽子的高小琪坐進車裡,搖下車窗對陸雄開心的猛揮手。

「玩的愉快!」雖然很不放心,但陸雄也明白高小琪已經不是孩子,是到了該放手的時候,只是他總覺得心裡不踏實,像有什麼事要發生似的。

遙望已經遠去的車影,陸雄轉身快步走進飯店,今天的會議很重要,他得先把資料準備齊全才好。

 

素聞貴州「地無三里平」,但前往瀑布的道路,在政府的開發規劃下已不復見,只是窄小的山路依舊崎嶇難行,連續的左彎右拐,讓容易暈車的小琪有些難受。

都怪早上出門時太興奮了,忘了吃暈車藥,小琪為了保留體力,只好捨棄窗外的秀麗風光,強迫自己瞇起眼小睡一下,好抑止頭暈、想吐的衝動。

車子來到瀑布的下游白水河,往來的旅遊車輛卻越來越多,山路本就難走,臨時被派出公差的年輕師傅,還得趕在中午去學校給孩子送飯盒,於是不斷的逆向超車,想儘早將小琪載往目的地。

誰知一個大轉彎,本以為沒車的對向車道,卻突然出現一輛載滿遊客的大巴,反應不及的師傅急按喇叭與踩下煞車,可惜兩車的速度都太快,就這麼硬生生的迎面撞上。

小琪坐的車子不堪如此激烈的撞擊,還在小睡的她只聽到師傅一聲大喊後,當場連人帶車滾下山谷。

 

 

「他奶奶的!哪兒弄來這麼標緻的娘兒們?」一個滿口黃牙、衣著破舊的粗漢子,看著那個渾身溼答答,躺在椅子上的女孩兒,不禁問向旁邊的男人。

女孩兒長長的黑髮不僅滴著水,還沾了些水草和泥石,紅潤的雙脣在白淨的臉上微微啟開,又濃又密的睫毛時不時的輕顫,顯得特別誘人。她身上溼透的薄襯衫劃破了幾個口子,卻還緊緊貼在婀娜細緻的身材上,臂膀有些擦傷,可雪白頸子下的滑嫩肌膚若隱若現,更加吸引男人的目光。

常年住在村裡的痴漢哪裡見過這麼漂亮的姑娘,兩眼發直的他嚥了嚥口沫,右手不自覺的,在脫了線的褲襠上抓了抓。

「在河邊撿到的。」穿著深藍色衣褲的青年男子回道:「剛才還聽見村長在吆喝著大伙兒救人,八成又撞車了。」

「撞得好!」大漢兩手一拍,高興得大喊。

以往只要白水河岸發生事故,就經常有遊客的行李、錢包滾落河谷,大漢對這種天上掉下來的餡餅有多少撿多少,沒料想,今兒個連仙女都有得撿了。

「噓……小聲點兒,別把人給吵醒了。」青年男子揮開他,走進屋裡拿了件破被子,將女孩溼透的上身裹了起來。

「俺說小山你,那個……咱們的婆娘都跑了幾年了,這個能不能留……」飢渴許久的大漢見小山從頭到腳,把女孩兒包得像顆粽子,口水不禁流得慌。

「不能!」板起臉的小山,揮開大漢伸來的鹹豬手,難得嚴肅的說:「這丫頭一瞧就是大戶人家的女兒,細皮嫩肉的也幹不了粗活兒,咱們要是把她給睡了,包準她整天給你又哭、又鬧、又上吊,咱們哥兒倆侍候不起這種婆娘,得另作打算。」

「另作打算?」大漢不懂了,這白撿來的婆娘不能要,難道還要送給別人?

「聽說山裡缺媳婦兒缺得緊,難得這麼好的娘兒們,肯定能賣不少錢。」一臉興奮的小山扶起女孩的上身,撩起自己的上衣,將她的臉摁在自己的肚皮上,使勁兒用那薄得幾乎透明的上衣,搓乾女孩的頭髮。

既然要賣好價錢,讓她傷風感冒可就不好了。

「可……公安最近抓得緊,這萬一……」

大漢和小山以前也幹過拐賣少女的勾當,可是到城裡吃的、住的、花的都是錢,拐來的丫頭不是太笨就是長得醜,實在賣不了幾個錢。再加上,這幾年公安查人口販賣查得凶,幾番折騰下來,哥兒倆只能選擇回家繼續下地幹活兒,至少能填飽肚子,不至於餐風露宿。

「沒有萬一!」喘著氣的小山斬釘截鐵的說道:「咱倆待會兒就上山,趁她還昏迷不醒的時候趕緊給賣了,神不知、鬼不覺。」

「那個……小山,要不,咱們先睡了她,搞不好山裡的那群傻瓜還得替咱們養兒子,你說是不是?」咧嘴憨笑的大漢搓了搓手掌,一副機關算盡的樣子。

嘆了口氣的小山放下女孩,用狹長的單鳳眼,鄙夷的瞧了下身邊的傻大個兒,說他笨其實也不笨,至少電視裡演的劇情他都記下了。可惜,戲是演給傻子看的,傻子並不會因為看多了電視劇就變聰明。

小山拍了拍大漢粗壯的臂膀,安慰說:「耗子,等咱們有了錢,不是親兒子的都會上趕著叫你爹,你就留著點兒力氣,等著當現成的吧!」

 

 

當小琪再次醒來的時候,外頭的天色已經擦黑,後頸有些疼痛的她,不自覺的伸手按了按,才發現平時軟綿綿的床鋪,怎麼變得硬邦邦了?

想起撞車前一刻的她,猛地睜眼一看,嚇得失聲驚叫。

「啊——」

「啊——」

「你,你是誰?」

「妳是誰?」

「我……我是……關你什麼事?」

「關妳什麼事?嘻嘻!」

與小琪面對面的,是個瘦瘦高高、斯斯文文,長得白白淨淨、眉清目秀的男孩子。不!正確來說,是個與她年紀差不多的大男孩。

頭還有些發暈的小琪,想起撞車滾下山的那一刻,滿臉是血的開車師傅,還不忘向後朝她大喊:「抱住頭!」而長期坐飛機訓練出來的反射動作,讓小琪迅速的用雙手護住頭部沒有受傷,再加上她穿著薄外套,所以只有車窗的碎玻璃,劃破了她的手臂,因而並無傷及其他要害。

車子沒有爆炸起火,也沒有被掉落的樹枝或石頭給壓扁,名牌車果然安全有保障,小琪能撿回一條命,實在是不幸中的大幸!

「這裡是哪裡?」小琪想:自己肯定是被當地人給救了,可這裡看起來實在不像是醫院。

「我家。」男孩兒清風似的嗓音柔柔軟軟,很好聽,他凝視小琪的黑色瞳孔一閃一閃的,有點兒深邃,還有些迷人。

「載我的那位師傅呢?他還好吧!」小琪知道鄉下地方不可能到處有醫院,有人願意收留她這個意外事故的傷者,就算是菩薩心腸了,只希望載她的那位師傅也沒事。

「我很好!」歪著頭的男孩兒笑了,笑得開心、笑得燦爛,笑得連房裡的燈光都感覺亮了起來。

發現雞同鴨講的小琪,沒和男孩兒繼續打迷糊仗,這個人看起來很文青,可卻一點兒都不正經,她得找個靠譜的人問問。

「請問,我的背包和手機還在嗎?」小琪見一位長相清秀的阿姨,端著洗臉盆和毛巾進來,連忙發問。

誰知那位阿姨轉頭看了男孩兒一眼後,面無表情的放下洗臉盆,便默默的走了出去。

「喂!妳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,看到我的手機了嗎?」情急的小琪掀被跳下床,這裡的人都好奇怪,問話也不回答,小琪得趕緊通知陸雄和爸爸來接她才行啊!

而正當小琪要拉住那位阿姨時,一個灰白頭髮的中年男人伸手攔住了她,有些慌亂的小琪,反射性的避開男人的接觸,這才發現,他身後還站著一位頗為美麗的婦人。

機警的小琪環顧左右,剛剛那位長相清秀的阿姨,無論是穿著還是打扮,都和眼前的中年男人一樣,既破舊又普通,可美麗的婦人衣著乾淨、站姿端莊,和坐在床邊的男孩又有幾分相像,應該才是這家人的正主。

於是,小琪只好轉而求助於她,「這位阿姨,我是來黃果樹旅遊的背包客,因為發生車禍,載我的師傅和身上帶的東西都不見了,您能幫我找找嗎?」

小琪將發生車禍的當下解釋了一遍,可美麗婦人瞧著她的臉孔卻越來越冷淡,情急的小琪只好再說:「感謝您救了我,造成您的麻煩真的非常抱歉!我會請爸爸給您一點補償,錢不是問題……」

「錢,當然不是問題。」聽到這句話的婦人笑了,笑得有些輕蔑,有些傲慢,可也因為微微的淺笑而顯得更加嫵媚動人,「妳就是我花大錢買來的媳婦兒,還談什麼補贘呢!只要妳好好的替咱們祐林,生個白白胖胖的男孩兒,我們石家就絕不會虧待妳。」

「妳,妳說……什麼?」誰花錢買來的媳婦兒?誰要替誰生孩子?完全狀況外的小琪,越聽越迷糊。

走進房裡的美麗婦人,拉起那個坐在床沿,一臉燦笑的大男孩,並伸手摸摸他的頭,而後對著小琪悠然的說道:「只要生兒子,我就還妳自由,但如果生不出兒子,那贖身的錢,妳可能在石家幹一輩子粗活兒都還不了,聽懂了嗎?」

不懂!這突如其來的驚嚇,讓沒有任何防備的小琪措手不及。直楞了幾秒,恍然大悟的她拔腿就想逃出房門,可立馬就被那個中年男子給捉住,並拉往別的房間。

「不!你們不能綁架我,我要打電話,多少錢我爸都會給,放開我!放開我……」尖聲大喊的小琪死命掙扎著,可叫聲終被淹沒在陌生的黑夜盡頭,直到天明。